图片展示

社会需求才是真实的投资风口

作者:蓝焱科技(广州)有限公司 浏览: 发表时间:2018-05-24 18:04:56 来源:米库创业

    (米库创业网讯)以“聚力东北·洞见未来”为主题的2018F5创新创业大会于5月24日、25日在沈阳创新天地举行。

    本届大会由“东北投资生态”“新零售创新”“大健康产业创新”三大主题峰会组成,20余位东北及全国范围内的行业领军企业及投资机构创始人在两天的峰会中登台演讲,千余位东北创业者、企业主到会观摩,数十家媒体对大会全程报道。大会旨在聚焦创新创业,发挥本土优势,积淀城市创新创业文化,激发新动能、造就新势能,助力沈阳打造成为东北地区创新之都。



    在5月24日东北投融资峰会上,蓝焱资本创始人、董事长王牧发表了主题为《VC的社会责任与投资策略》的演讲。他通过GE公司的故事——从灯泡到百年巨擎,分析出企业成长的基础逻辑,就是进行持续不断的自我迭代,并且提出企业在发展过程中必须要经过创新引导高毛利、毛利逐渐下降为稳定收益,再创新以期待高毛利的过程。他还提到社会需求才是真实的投资风口。

    在峰会上王牧提到蓝焱资本下一阶段的关注重点为现金流导向、效率导向、人性导向以及发展导向。同时他认为资本里没有寒冬,永远只有放缓,而没有停止。
 

 


以下为演讲实录文字:


     很高兴回到家乡来演讲,这一次回来我带着我自己十年当中VC的投资理念和想法回到了家乡。主办方给我的话题跟我的题目不一样,我想讲两个方面,第一是我们这个行业真正的社会责任在哪里。大家觉得我们是一帮用钱赚钱的投行人士,大家看得没错,我现在穿着西装,一会当我变成VC人的时候,变成真正的和大家站在一起的天使投资人的时候我就把这件西装脱了。


    穿短袖,穿牛仔裤,是我们这些南派的天使投资人的标志形象。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要这样,我说我好不容易可以和年轻人混在一起,我为什么要跟他们不一样?所以我穿着我投的企业的衣服,后面还有标语,这是真正做天使投资、做VC投资想跟各位混在一起的人的决心,我想给大家看的是这样一个决心,下面正式我的演讲。
   

    我不知道下面的受众是什么样子,所以我讲的第一个话题可能会很无聊。从哪开始呢?我要讲一下公司,这个话题原本是给东北的大企业听的,我从GE开始讲。通用电气这家公司的早期最开始是爱迪生自己创立的一家公司,后来有一个财团把它和另外一家合并成立了通用电气。

    爱迪生最开始做灯泡经过了很多尝试,它是做照明领域的,之后在1919年灯泡改成钨丝这样的材料,白炽灯大量生产。但是只有灯泡没法用,所以还得发电。而在研究一个灯泡起点的时候还会关系一些放射性的X射线,所以这家公司从灯泡衍生出X射线发生器。X射线的发射器在之后的阶段做了发射机,用于医疗领域,而照明技术在1935年灯的能量已经发展到可以给体育场供电。在1918年大型交流发电机也开始了。这三条线始终没有停,1938年GE发明了日光灯,不是之前的白炽灯了。接着1957年GE在能源领域做了一个创举,第一家核电站是他们做的。照明领域1959年卤素灯发明,节能灯的思路从这个点开始往后走。X光领域在1968年也得到了大量突破,重点是减少了对患者的损伤。2004年GE第一次实现了发光二极管照明方式,20012年GE在3D成像领域成型。2013年GE做了最小的XED,2009年平板大小的手机就可以用在检测设备上。


    大家可以看到,过去那么久时间内GE始终没有变,以这三条线为核心往下走。GE这三条主线走到最后组成了什么呢?这么多的主营产业。我们回归下来,GE有没有像小家电公司生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开始做房地产?没有。GE有没有半路上改自己的主业?没有。GE的灯泡研制出来之后衍生出的八大领域,哪一个不是你尊重的?所以我用这个企业作为我演讲的开头。


    我最后要总结,对于一个企业的成功,如果你只是一个创业者可能想不到那么远,但是如果你真的想做一家大企业的话要注意几点,第一点是让专家做专家要做的事情,不要自己什么都做;第二点,如果可以的话,你不要停止自己科技的创新,不要停止自己的迭代,记得,永远后边都有人在追着,所以自我迭代才是最好的成功方式;第三,组织内部要形成组织自我修复的活力,比如人力,割一个口子自己把自己修复了,不要等着别人,这样才能形成百年老店;第四,GE的发展没有脱离自己的主业。这家公司知道资本需要什么,我们需要什么,他们需要什么,你们需要什么,当你知己知彼的时候,你才能成为资本的助力,并且把你要实现的想法一步一步实现下去。


    总结来看,对于一个初创型的企业,或者能做一个事业的小团队,你们要注意的最核心的成长点在哪呢?就是创新、高毛利再回到稳定收益。很多的东北公司做一圈就停下来了,稳定收益之后一定要再进行创新、高毛利然后回到稳定收益,不停的去滚动。


    有一个最有名的案子就是潍柴动力,潍柴动力最开始是做柴油机部件的,经过一个循环之后他收购了一个柴油机厂,再进行不停的循环,最后再通过资本的方式形成现在这样一个巨无霸的巨头,然后衍生到整车。我可以告诉大家另外一件事情,国内有两家柴油车车厂已经有大型的轻能源的、完整的设备的车在路上跑了,并且其中有一家L3.5到L4.5级别的自动驾驶大卡车已经在路上跑了。


    如果你这样去做的话是不是就一定成功呢?你要记得,在整个资本眼睛里面看来各个行业是有不同时间、不同趋属的,有些人说你们这帮投资人就是不靠谱,我已经按照的你说的做了你还是不找我。我告诉你,忍着,我们的眼睛是独特的,资本是万恶的。资本要做什么?第一个就是逐利,你不让我赚钱光琢磨让我去帮你,我不是这样的人,因为资本是在生产力交换过程中寻求生产力的突破,这个突破获取的附加值是我该得的。第二个属性就是流动性,资本如果只是逐利没问题,但是这个效率不够,所以资本第二个属性就是有流动性,如果我有流动性就必须把眼睛放在不同阶段,形成矩阵后多点分布,然后波浪式前进。


    如果按照一个模型来说,深蓝色是上游,浅蓝色是你,再浅一点的蓝色是你的下游,上面的白色是经济介入者,下面的红色是潜在替代品,这个五位模型资本在不同行业里面有不同的属性。像LED行业,之前的属性集中在上游,你如果说你做封装的我根本不看。医疗产业里面我一定是找潜在介入者而不是替代品,如果我去找替代品这件事情很难,但是我找潜在介入者说不定是一个突破。而对于互联网产业,我一定要找替代品,因为不停有替代品的更新。


    第二部分,VC责任。前面中国经历了从改革开放到现在大的环境变化,这个变化造成了现在大家有机会坐到这去听去考虑自己的事业,但是在现在这个时间点上,其实是2006年10月份到现在没有停下来的一个变化,这个变化是一次危机,但也是一次机遇,是什么呢?国内的流动性收集。有人觉得这个话题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但是你们亲身有感受吗?


    第二,国际资源的再分配,1998年大家听过国际市场上面有四小龙,1998年经济危机之后它们平稳但是有一条龙真正成为大龙了吗?没有。2008年的时候有金砖四国,后来金砖四国有成大器的吗?那一次经济危机之后没有。今年假设我们预测又是一次经济危机始发年的话,那么这一次的经济国际资源再分配会怎么分配呢?大家切记一件事情,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如果大国之间竞争,真正死掉的是底下新起来的那帮人。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把一些小露头的都干掉就OK了,那个时候再分配就可以了,这是国际政策,跟你们的关系不大。


    但是中国在此时点面临内外交互的问题,国际上要进行斗争,国内的问题是我们要硬着陆。我们政策上明确的有硬着陆的需求,因为过去的杠杆不能再延展了。我可以告诉大家的是这样一句话,即使到今天为止,所有国内已经准备好继续发票子,因为每一次发票子之前都会把整个社会上面最大的蓄水池相应的放松一点点,你每看到房地产解扣八成都是要发票子了,为了什么?为了把国内整个经济不让它在硬着陆的时候崩盘。这个风险到底有多大,你们可能切身感受不明显,但是我告诉你们一定要小心,你的上下游可能暂时不缺钱,但是你上下游的上下游可能已经开始缺钱了,这种缺钱延展性蔓延开是影响整个产业链的。


    你们现在遇到的人跟我遇到的人可能不太一样,比如说我在LP里面,有些开发商说房地产行业怎么样,我告诉你,因为他自己的钱被紧缩,他下游的相应行业也被紧缩,大约只需要四层就穿越到我这个行当,传导到你们零售行业大概也只需要五层。所以最关键的一句话来了,我在前天晚上第五次有人向我预警,我用一整年时间去想这件事情到底像不像我投的企业发出警示,大前天的晚上我向我所有投过的公司的老板发了一条信息,所有我投的公司老板必须在10月31号之前完成一轮募资,既使是在上一轮上加一点点,不需要增长太大,把所有的精力集中在10月31号之前募集完成一小笔钱,按照你每个月的花销能挺到明年4月份,造成你可以在这一次环境当中非常稳妥的往前走,不要发生猝死的东西。猝死不是一定的,好企业在恶劣的环境下也一样生存,但是承担这个风险没必要,我们必须在这个时间点提前去做一些现金的储备,这一句话才是我真正要告诉各位的。


    下面讲的是VC的责任。最前面说了,很多人会觉得你们VC不就是投了我然后把我扶上马,也不管我,等你能赚钱就跑了。我说OK,没问题,我就是这样一个坏人。但是我要告诉大家,VC是有社会责任在的,VC的社会责任在哪呢?大部分投资人我们都没法做雪中送炭的动作,除非我非常非常了解你。比如我自己投的工作,我总是会做雪中送炭的动作的,但是大部分投资人只能做锦上添花的动作,帮助更有效的往前冲。


    我们最主要的社会责任,资本其实是社会引导的一种投票方式,资本流向就代表社会需求。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各位,如果资本对你不青睐的话,你必须要想一想你现在做的事情是否真的是明确的社会需求,是否真的是社会强需求,如果不是,当我们投票结束的时候,你也可以考虑一下你是否一定要接着你所谓那个梦想。这句话说得很不好听,但这是一个事实。


    大家可能觉得做投资的都怎么样,我们不是好人,天使最黑。没错,天使最黑,因为我冒着最高的风险赚最高的利润,你看到的是我赚利润的部分,你没看到我冒风险的部分。我虽然很多的想法会在各种场合上不能表达,但是我说几个例子大家就可以看到,我们这个行业到底是不是真的最黑,我们在承担着社会什么样的责任。


    有一家基金,他过去两年统计的退出率只有3.5%,最高退出率也就25%,而我们本身做这个行当的时候,我们更多的在履行的社会责任真的就一件事情,我不投你或许是在救你,我投了你是希望我把我的命绑给你,我们一起去成功。所以我们做的这个事情,很多情况下我是在把我自己赌给你。所以当你发现你找到我我没投你的时候,请不要生气,如果你找到我我投了你的话,我希望每个创业者能把我真当兄弟,别你们几个创始人偷摸开个会把我扔在外面,没那个必要,因为我把我的命也给了你。


    下面这一段又是给大家开心用的,我的心里话。第一,有没有资本寒冬?刚才说了即使有流动性的放缓,资本寒冬也不存在,只是放缓而已。因为我每年会给我的投资人写一封信,有一封信我就写根本没有资本寒冬,大部分机构被O2O闹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他们站在那原定不动看别人怎么做,那个时候形成一个短暂的放缓,但不是资本寒冬。既使是大的环境出现问题的话也只是放缓,如果真的需要,新增货币也一样可以让你活下去,重点是把自己做好,所以资本寒冬永远不存在。


    第二,经常会问我的一句话是你没投我后不后悔,我最想回答的是后悔只是站在感性上,而投资永远都是理性的活,我每天都要保证理性的状态下,我就没有感性的后悔那句话。


    第三,你有没有投过独角兽,你怎么看独角兽。现在的市场里面很多的公司都希望自己是独角兽,后来又说自己是准独角兽。我说独角兽和马又有啥区别呢?无非是脑袋上多一个包嘛。那么千里马和独角兽差在哪?千里马常有但是伯乐难求,如果老天眷顾的话,就让老天给我一只独角兽吧,千里马跟独角兽差什么呢?我最后想要一个独角兽吗?这句话是一个调侃,我不想要独角兽,你给我一个千里马我就谢天谢地了,老老实实的和兄弟们一起成长起来,把本来一个好好的小马驹养大之后是一个千里马,我心里已经非常安慰了。


    是不是每个人都想投资?创业者也琢磨着过两天我跟你一起玩吧,我的投资人也这么说,过两天我学会了我就不需要你了,我自己也能管钱了。职业天使投资人和个人天使的思路是完全不同的,个人天使是看你人怎么样就可以投,我是职业的,我每天看多少项目你都想象不了,我曾经一年通过决策初步商会的项目是340个,这个基础数据量意味着我每天知道整个行业里你不知道的事情,比如说你的竞争对手有五个,他们五个的事情我都知道,你只能看到你眼前的事情,真正要做一个AI的投资模型的话,最该找的是我们这样战斗在第一线的人,你们都是后学的,先几年把底层的数据统计加上来再一起比。


    关于梦想,很多人跟我讲梦想,我说OK,你的梦有多大,如果你没有梦不要再跟我说梦想了,为什么,你们切记这句话,如果你要招的是份工作请你去招聘网站,如果你真的想做一个梦想你切记给我一个大梦想,如果你连大梦想都没有,那我没有必要跟着你一起去做梦。如果你有大梦想,你要时时刻刻记得你为了完成这个梦想应该自己付出的够还是没够。回过头来总结,如果你没梦想只是想要份工作,千万别选择创业。如果你真的有梦你来找我,切记梦要足够大。


    最后,你做投资的懂我这行吗?你什么都不懂,为什么要跟我装相。我说没错,我就是什么都不懂,但是我有超乎你想象的学习能力,我有多角度的思维能力,我不像每个创业者只考虑你这一摊生意,我是站在你的旁边去看。我最初懂的东西只是你的皮毛,但是为了我是你的兄弟,我投了你之后成为你的兄弟的时候你不鄙视我。如果你未来不鄙视我,请你一开始见到我的时候也不要鄙视我。


    我经常在我的朋友圈里听到东北的公司跟我说,我要融A轮了。我说你之前融过吗?没融过,因为我第一次融资,所以我要融A轮了。A轮是这个意思吗?A轮不是这个意思。


    第一,有很多人拿一纸专利就过来跟我说你投我吧,我说你应该找的公司是专利买卖为主的公司,不是找我这样的,我是投股的,你一纸专利我不投。


    之后到天使期,这个时候我可以干,我最牛的战绩是对方只给了我一个想法,这个想法我想了很久,最后他的技术形成方案的想法没有实现过,想法的脑洞远远超过我之前想了很久的脑洞,我最后给了他两百万美金,占了50%。虽然我占了挺多,但是两百万美金一个想法也不少了,天使是这样去做的。


    天使后期叫PreA,这笔叫啥的?在我们定义里面财务指标和业务指标是分别去说的,当你的营业可以达到营收平衡或者技术达到成功的里程碑都可以叫A轮,但是之前PreA就是差一点点小钱,拿到这么一笔钱融到A,这才叫PreA,你是有明确诉求的才叫PreA。


    PreA之后,或者没有PreA你就做完了,这个时候你叫A。后面有A+,还会再分A1、A2、A3、A4,然后B1、B2、B3、B4,那是干吗的?我跟大家说点实话,所有这些中间环节的加数都是为了多融一点钱,都是为了下一轮做准备,跟刚才的Pre是一样的意思,但是更关键的是它里面的股权结构要不停调整,凡是做到A之后,你受到的资本的影响远大于你的想象,说不定你在一个公司开会我们投资人在外面开会,那个时候我们双方必须绑在一起开同一个会,才能真正把A后面所有的路走好。如果A后面你还是很骄傲的不理我,那A之后我最好的办法就是我先撤掉,因为那个打法已经不再是我们原本计划的了。


    再往后新三板,现在圈子里好点了,之前动不动就我们讨论了多少新三板公司,考虑了多少新三板上市公司,不对,新三板挂牌公司,两个意义是完全不同的。


    我可以告诉大家一句话,IPO成功了才是你下一个大梦的开始,一点不要去骄傲,而且上市前扒一层皮丢个大钱包,所有这些事情到那个时候你别心疼,因为你要有格局。


    回过头来,真真正正的资本市场跟各位创业者来说还很远,我能陪各位走的路不是全程,当然从朋友的角度上可以是全程,但是从我的资金属性上不会是全程,当半路上我的钱被别人换走了我心还放在你那也请你原谅我,因为我是管着别人的钱,别人有退出的需求,我要负责给我的投资人,所以当我的钱变现的时候,切记我们不是敌人,也不是冤家,而是继续的朋友,你才能真正走完所有的路。


    给大家讲一个例子,一千万估值的时候在一个民房忍了三年之后投了一家无人机公司,那三年有很多人找我说我是做无人机的,当年好牛逼的,直接告诉我认识某某省农业厅厅长,我能拿到无数个单子,我开了多少个学院。我一家都没投,我忍了三年最后投了一家公司,这个老板见了我说了一句话,我很开心,因为我等三年就是在等这句话,他说我是做空中机器人的。


    我忍了三年是干什么?是在为我的投资人负责,当他告诉我他是空中机器人我进行投资之后,这个时候我开始的所有动作都是为了你和我共同的梦想去负责。再往后,这个公司第一年我给了他一百万,半年之后我就帮他在我的体系内又给了他一千两百万,加在一起他的帐上在一年内聚了一千三百万,一年之后烧的干干净净的就剩一百五十万现金,这个时候团队里已经出现异样的声音了,天使的任务出现了。我蹲在一个路边,因为手机打没电了,在一个亮的广告箱旁边借了一根线,爬在地上跟他们打电话会。兄弟们,你们在过去一年当中交了一千三百万学费错过了一个大好的时间,我什么话都没说,现在我告诉你一句话,未来三个月我把你们的钱接着补齐救活加数上去,你们能不能听我一句话,咱们不要再当科学家了,不要再像你们以前那样做梦了。


    他们以前怎么做的?他们接了13个项目,每一个厂商只买了一个小部件就下了单子,这帮家伙做了13个产品线出来,最后每个产品线只卖出去一个,没成批量把现金全花光了,这是